做的是积德的好事
2020-10-25 14:1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清晨回家睡觉,傍晚出门上班。作为一名代驾司机,小乐是一名新手,入行才有4个多月,但他早已习惯了这样昼伏夜出的生活。“听人说代驾收入还可以,对于没有钱买车做快车司机的人而言,代驾投入低,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今年50岁的胡彦平算得上北京代驾圈中的名人,人们喜欢叫她胡姐、胡队长。2016年7月,她带队参加北京滴滴代驾全能挑战赛,获得冠军。她还被评为北京最美代驾司机,入选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她的故事”代表人物。

晚上8点,伴随着手机的“滴滴”声,代驾们开始陆续接单,没聊完的话题等着明天再聊,司机们骑着折叠电动车驶向顾客的所在地。

娄师傅告诉记者,面对顾客,代驾司机常常处于弱势,接到顾客的无理投诉,平台方会先扣除代驾分数,而申诉举证却比较困难。如果遇上恶性逃单,这份损失更难追回。“期待未来人们能更尊重这份职业,我们的权益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这些地方代驾需求量大,平台会根据你的位置、上线时间分派订单,近水楼台先得月。”小乐对《工人日报》记者说道。“叫代驾的人,有些人是喝了酒,有些人则是因为加班太累找个代驾确保平安,有时候还会遇上开车技术不过关寻求帮忙的客户。”

两年前的冬天,凌晨4点,胡彦平将客人从三里屯送到昌平一个村庄里。“那时候漆黑一片,导航显示旁边就是火化场,乡村道路电瓶车也不太好骑,偶尔出现的人也会让人感到害怕。”孤身一人,胡彦平只能唱着歌给自己壮胆,终于走到了一个公交站牌下,但早班车司机因为胡彦平携带电瓶车而拒绝她乘车。“最后走了将近20多公里才找到回家的车”。

二环边的一位代驾对记者说:“说起回家路上的坎坷,每位师傅都能说上几天几夜。没有比回家更漫长的路。”

2015年,因为丈夫去世,家庭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她的肩上。当年11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成为一名代驾司机。如今,胡彦平是某公司的代驾司机大队长,管理着1000多人的代驾队伍,经常给司机们分享经验。

4年多的代驾生涯中,胡彦平护送过待产的孕妇,帮助警察制服过歹徒,安慰过伤心失落的人,救援过车辆爆胎的路人……“我们就是为乘客保驾护航,做的是积德的好事”。

当然,委屈和抱怨仅仅是暂时的,订单一来,代驾们便又振奋地驶向下一个目的地。正如胡彦平在培训新代驾时常常和队员说的一样,“我们是城市夜晚安全员,要把代驾这份职业看作是提升自我的一个平台,要用优质的服务征服顾客,为代驾这份职业证明。”(曹玥)

“昼伏夜出的生活,让我与朋友们的生活圈越来越远,所以我爱听乘客们说话。”4个月的代驾生活,小乐见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听了各式各样的故事。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当然,也并不是每位乘客都能善待代驾司机。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些乘客的脾气变得急躁,代驾司机也常会受到委屈甚至是冒犯。小乐只能安慰自己“不要和喝了酒的人计较”。

晚上7点多,小乐早早来到了北京二环边的一个酒店门口。这里是代驾司机的聚集地,每日出工前,司机们都喜欢在这里碰头:聊天、打游戏、等待接单。小乐告诉记者,在北京,三里屯、簋街等饭店林立的地方,都是代驾司机的聚集点。

根据代驾软件的设定,只有在接单的那一刻,代驾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这个过程充满了未知感,也为代驾司机增加了不确定性。四年间,胡彦平曾把客人送到天津,自己坐火车回家;也曾有过因返程路途遥远,在当地住一晚后才回家的经历。

代驾司机娄师傅与代驾平台签订了一年的合同,每接一单,平台会从代驾费中扣除两元作为保险费。但是这个保险,只从接上客人到本单结束后两个小时内有效。“如果在接乘客途中发生意外,保险则无法覆盖。”

奔波了10多个小时,清晨6点,早餐铺升腾起热气,小乐收工回家了。这一夜,小乐的运气还算不错,接了四五单生意,近一些的刚过起步价,远一些的一单收入近200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windonesia.cnmg平台_赌博代理_意大利娱乐官网_全球赌城_葡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