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业内人士说
2020-10-25 12: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广东省房地产研究会会长黄远华说,国土房管局长代表政府,集卖地权、许可权、登记权、争议裁决权于一体,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与市场规律相违背。

当时,曾有记者追问:“三方议定,如何防止腐败呢?政府向企业让一个点,就涉及多少亿元。如何防止政府向企业让利、官员再向企业寻租?”而国土房管局负责人表示:“这正是政策灵活之处所在。”

“土地交易从征地到招拍挂,本来有一套严密的制度流程。例如,土地在招拍挂之前须找评估机构进行市场评估。但如果评估机构由土地开发中心来找,而中心主任又是同一人,那么就会令制度形同虚设。”一业内人士说。

不过,这个“灵活”的土改先行先试并未持续太久。2012年底,广州市政府出台文件,旧城改造必须政府主导,禁止开发商直接参与。2013年,国土资源部叫停了广州“旧城改造一村一策、一厂一策”的“灵活试点”,要求土地出让按照国家规定应储尽储。2013年底,曾在广州天河区主政力推旧城改造的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冼村改造问题落马。

7月4日晚,广州市纪委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每个环节都有操作空间,广州房地产市场低价报政府、高价报消费者‘双合同’现象屡禁不止。”某开发商表示,广州房价暴涨期间,政府实行开发商预售证严格控制,谁的房子能卖,谁的房子可以网签,国土房管局长有很大的裁量空间。

李俊夫曾多次公开表示,要组建一支廉洁的国土队伍,“尽管国土系统属于高危行业,但只要保持警惕性,身正不怕影子斜,就不怕查。”他的被查,使这些表态变得讽刺。而他的国土房管局长之路,也给人以警示。

李俊夫曾在接受采访时将广州“土改”的“先进经验”概括为“旧城改造一村一策、一厂一策”,核心是城中村、旧厂房土地的出让收益,政府、房企和村民或工厂三方分成;具体分成比例由三方议定,美其名曰“灵活政策,实事求是”。

而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集体土地转变性质出让,必须先由土地管理部门按规定收储,再严格按照招拍挂出让。

“无论是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国土房管局长都成了一个高危岗位,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黄远华认为,国土局长对地方经济举足轻重,围绕‘一把手’要求来开展工作。无论是出于完善监管还是保护干部,都需要充分激活现有的监督预防制度安排。”

李俊夫的工作多被人称为“敢啃、善啃硬骨头”。过去几年,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突出宣传其三旧改造的先进经验,在全国旧城改造拆不起、推不动的情况下,在2010年至2013年间,广州实现了三旧改造用地超过30平方公里的“奇迹”,相当于广州1年的供地总和。其中涉及珠江钢琴、珠江啤酒、广州药业等数家上市公司,涉改造的旧厂房等用地数千亩。

“广州机构改革合并了国土局和房管局两大系统,加上土地开发办、住房保障办、征用土地办,李作为一个厅级干部身兼数个厅级领导职务,掌管了全国第三大市的土地、房管、住房保障全流程。”一些业内人士说。

李俊夫涉嫌违纪接受调查,再次暴露出土地交易监督制度的漏洞。广东不少政商人士表示,对李俊夫出事并不感意外。一位房地产开发商直言:“李俊夫一人肩挑多职,是广州的财神爷,管着土地收储、保障房分配、土地出让、房地产调控等要职,权力太大了。”

有业界人士质疑,广州市多个“地王”背后都有“暗箱操作”的嫌疑。如,在一次拍卖会上,来自揭阳的开发商创鸿集团以高价拿下南沙区某地块,但2013年底,该集团董事长因涉嫌行贿被刑拘。

李俊夫在国土部门浸淫多年,2010年8月结束援建汶川后,即被任命为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党委书记兼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主任的市管正厅级干部。不久,又身兼广州市人民政府征用土地办公室、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主任两个要职。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windonesia.cnmg平台_赌博代理_意大利娱乐官网_全球赌城_葡京网版权所有